学习交流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习交流 >> 理论研讨
夏春涛:两个“复兴”视野下的中国道路

发布日期:2017-01-20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梁彦超 字号:[ ]

   如何看待中国道路及其世界意义?我认为有以下两个角度。

  首先,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角度看。西方国家通过政治革命、工业革命崛起后,“西方中心论”随之产生,认为西方文明是世界最好的文明,西方社会是世界各国万流归宗的“范式”。西方在全球进行血腥殖民扩张和掠夺的过程,同时也是进行制度扩张、文化渗透的过程。倚仗军事优势,西方恃强凌弱,其心理优势愈益膨胀。中国是西方列强加害最深的国家之一。当时的西方人以居高临下的心态看中国,认为中国要摆脱停滞、落后现状,只能走西方已走过的道路,向西方式社会看齐。另一方面,西方国家并不真心希望中国由弱变强,所以“先生老是侵略学生”,“打破了中国人学西方的迷梦”。

  在人类历史上,文明兴衰、强弱转变是一种常见现象,是由诸多因素决定的。近代以来,西方的强势地位没有被撼动,“西方中心论”没有被质疑。苏东剧变后,世界政治版图出现新变化,西方国家不战而胜。“西方中心论”随之达到顶点,最具代表性的是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

  进入21世纪,情况又有变化。西方麻烦不断,经济低迷,发展乏力。中国则发展势头强劲,后来居上趋势明显,走出了一条立足国情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中国崛起是西方不愿意看到、却又不得不正视的事实。2004年美国人雷默提出“北京共识”概念,以及国际上广泛讨论“中国模式”,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北京共识”、“中国模式”,与“华盛顿共识”、“西方(美国)模式”是两组不同概念,是为了区分不同的发展道路、发展模式,而这些概念却是西方人提出的。

  今天,中国国力日趋强盛,距离民族复兴的目标越来越近。这打破了苏东剧变后西方长期形成的心理定式,冲击和撼动了传统的“西方中心论”。西方关注中国的心态是复杂的,不会丢弃“西方中心论”。我国一向倡导世界文明多样性、发展道路多样化,始终郑重承诺永远不称霸,无心也不会与西方争做什么“中心”。西方在20世纪没有做到用西方模式一统世界,在21世纪同样也做不到,中国用自身的发展证明了这一点。

  其次,从世界社会主义复兴的角度看。“复兴”的本义是指恢复历史上的兴盛状态,但今天所说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是简单地复制汉唐雄风、乾嘉盛世,而是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说到底,中国梦是社会主义强国富民之梦,是在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个整体,“社会主义”4个字是定性的。中国道路的成功,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的成功。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原本是从资本主义战胜社会主义的角度谈的,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是人类政治的最佳选择和最后形式。因此,谈中国道路的世界意义,无法回避世界社会主义这个话题。

  与资本主义相比,社会主义是新事物新实践,出现曲折和反复并不奇怪。世界社会主义在苏东剧变后陷入低谷,现在也难说走向了复兴,但社会主义历史并没有终结。中国的崛起说明,世界社会主义具有旺盛生命力,仍有走向复兴的希望。邓小平说过:“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变不了的。中国肯定要沿着自己选择的社会主义道路走到底。谁也压不垮我们。只要中国不垮,世界上就有五分之一的人口在坚持社会主义。我们对社会主义的前途充满信心。”

  中西方政治有没有可比性、能不能比?答案显然是肯定的。事实上,你不比,别人也会比较。西方有人说我们搞的是“资本社会主义”,甚至说成是“国家资本主义”、“新官僚资本主义”。这种说法把成绩都算在资本主义因素身上,把问题都算在社会主义身上,特别是把矛头指向党的执政地位。这如果不是别有用心,起码也是失之偏颇的。

  中国搞的是不是社会主义,这个问题原本是清楚的。30多年来,我们向西方学习借鉴了不少东西,但不是照搬,更不是搞西化,而是消化吸收,是为了更好地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国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和核心价值始终没有变,社会主义性质和发展方向始终没有变。

  应该看到,在发展中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做不到。中国用几十年时间走完了西方国家一二百年才走完的发展历程,这在世界上更没有先例,而我们做到了,说到底,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结果,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功。

  所以,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这一点要十分清楚,要理直气壮,不能回避。习近平总书记强调,一定要看清我们为之奋斗的现实目标和远大目标。他说,我们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全力为现阶段的目标而奋斗,但如果丢失了我们共产党人的远大目标,就会迷失方向,变成功利主义、实用主义。这些话值得我们牢记在心。总之,“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有社会主义中国存在,世界社会主义就存在走向复兴的希望。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