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研教学
精品课程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研教学 >> 精品课程
两位烈士与一个时代

发布日期:2016-11-0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梁彦超 字号:[ ]

两位烈士与一个时代

——成山林场专题课提纲

 

各位学员,大家好:

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两位烈士与一个时代》。

刚才,我们追寻历史的足迹,重温了郭永怀、沈秀芹两位烈士的感人事迹。他们都是从我们(威海)荣成成长起来的优秀共产党员,都为新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而且大家可能也都发现了,他们都是生活在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的那个时代。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国家科技精英、一个是林场普通干部。郭永怀,一代科学巨匠,为了祖国的国防科技事业毅然放弃国外的舒适生活,在苦难之中创造了辉煌,虽因空难而殉国,却成为永不陨落的“两弹之星”;沈秀芹,一个普通基层干部,把一生交给党安排,为了保护国家财产献出了年仅29岁的宝贵生命,然而却在烈火中得到永生。这两个英烈的离去已将近半个世纪,这两段英雄的故事曾经一度成为尘封的记忆,但是在追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今天,我们为什么要重温这段英雄的历史?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是那个时代的代表,是那个时代的筑梦楷模,是那个时代的精神符号。他们身上所体现出来的时代品质,永远是我们中华民族不断前行的宝贵精神财富。

那个时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呢?让我们溯光阴而上,回到近半个世纪以前、两位烈士曾经生活和奋斗过的岁月,近距离感受他们以及他们所代表的那段历史……

 

那是一个天下归心、以身许国的时代。

1949年10月1日,天安门前的声声礼炮和首都30万人的欢呼呐喊,不仅标志着一个新生的人民政权的诞生,更是向全世界炎黄子孙发出“振兴中华”的召唤,华夏儿女群情激昂,纷纷投身建设新中国的伟大事业。1950至1953年,抗美援朝一仗,中国人打出了国威,令世界对中华民族刮目相看。“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海外游子们为祖国的新生而欢欣鼓舞,他们憧憬着祖国早日强盛起来,迫切地想为重振国威贡献力量。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终于赢得了万众归心。

在这种背景下,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后,我们迎来了一波“归国潮”。中国科学院曾做过估算,这一时期侨居国外的科学家大约有5000人,他们的回国率是50%。钱学森、钱三强、李四光、邓稼先、华罗庚等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他们怀着报效祖国的赤子之情,冲破艰难险阻,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其中许多人成了我国高科技领域一些学科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为当时我国教育和科技事业、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为我们今天的强国梦奠定了坚实的根基。在国家表彰的23位“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中,就有21位是冲破重重险阻、毅然归国的功臣。

我们今天的主人公之一郭永怀,他是中国近代力学事业的重要奠基人,他因在空气动力学与应用数学中的研究成果而驰名世界。如果郭永怀一直留在美国,他一定会有更高的待遇和大好的前途。可是他心心念念的是自己的祖国,他希望自己所有的同胞都能过上有尊严而又幸福的生活。所以,新中国成立以来,郭永怀时时刻刻都在为回国做准备。面对同事、好友的挽留,他坚定地说,家穷国贫,只能说明当儿子的无能!作为中国人,我有责任回到祖国。

我们在参观中了解到,为了应对美国移民局的阻挠,顺利回国,郭永怀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为他举办的欢送野餐会上,突然掏出了自己尚未发表的论文手稿,迎着众人讶异的目光,一页一页扔进了炭火堆。

当时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一个科学家视若生命的数据资料亲手毁掉?我们今天只能凭借想像去探究。郭永怀生命中的两份手稿都曾被烈焰召唤,另一份是他牺牲前舍命保护下来的热核武器研究数据。但不同的是,这两份手稿,一份是他甘心焚毁,一份是他用生命的最后一搏护卫。

面对生与死的决择,我们今天的另一位主人公——沈秀芹,同样选择了为保护集体财产而奋不顾身,用她年轻的生命,践行了自己“把一生交给党安排”的铮铮誓言。

根系中华、身许祖国、九死未悔!这,就是郭永怀、沈秀芹他们一代人的人生选择。他们怀着强烈的报国之志,自觉把个人的理想与祖国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把个人的志向与民族的振兴紧紧联系在一起。在责任使命的驱使下,紧紧跟随中国共产党,殚精竭虑,发奋图强,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史册上留下了辉煌的篇章。

 

那是一个挺起脊梁、自力更生的时代。

上世纪五十年代,人们又把原子弹称为“争气弹”。这是为什么呢?原来,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一方面要在战争的废墟上重建家园,一方面又面临着国内匪特肆虐、国际上强敌环视的形势,生存环境极其恶劣。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对新中国政治上孤立,经济上封锁,军事上威胁。抗美援朝战争中,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更是叫嚣:“如果不能安排停战,美国将不再承担不使用核武器的责任。”同时,美国还同蒋介石签订《共同防务条约》,提出假如台湾海峡安全受到威胁,他们有权使用原子弹。

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刚刚站起来的中国人民又是怎样的心态呢?

自力更生。面对经济文化的落后面貌,全国上下紧紧跟随党中央,不等不靠,迎难而上,化一切不可能为可能。

在研制原子弹过程中,一开始,我国曾得到苏联的技术援助。但是,1960年苏联单方面撤走200多名相关专家,停止提供配套设备,原子弹研究陷入“一无图纸、二无资料、三无设备”的困境。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郭永怀等我国第一代科学家、科技工作者、干部、职工和人民解放军官兵,克服了各种难以想象的艰难险阻,用不足十年的时间,突破了原子弹、导弹和人造地球卫星等尖端技术,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也许有人要问:“我们的基础条件那么差,为什么还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研制?”

其实,做任何一件事情都没有捷径可走。如果我们在某方面有很大的不足,那只能说明我们在其他方面付出了其他人几倍的努力。以提炼铀矿为例,当时的农民在技术专家的指导下,用镢头、铁铲开山取矿,然后用碾米的石磨将矿石粉碎,用竹筛子筛净,用土缸酸浸,再用豆腐包细布一遍遍过滤,经烘干,最后才得到了所需的面粉状粗铀。农民用土法办矿炼铀,搞原子能,这在世界上恐怕是史无前例的。通过20多个省、区的土法炼铀,我们共获得粗铀约160余吨,解决了首先取得部分粗铀的问题。

不但原料如此,据当时参加研发的工作人员回忆,由于缺少必要设备,郭永怀等科技人员是在老式的木桶和廉价的硬纸模里,铸成了用于试验的炸药元件,用手凭感觉安装炸药上的雷管。当年原子城所在的戈壁滩上,人们都说,每一棵胡杨树下,都长眠着一位“两弹”功臣……

1964年10月16日, 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消息传到美国,原国民党上将李宗仁高兴得像个小孩一样,到处给亲友打电话报喜。在接受一位意大利记者采访时,李宗仁说:“我由于自己的失败而感到高兴,因为从我的错误中一个新的中国正在诞生。……什么时候我们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强大的中国呢?”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空爆试验成功;1970年4月24日,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成功,在太空中唱响了《东方红》歌曲。

“两弹一星”事业取得的辉煌成就,使中华民族在世界上挺起了脊梁,奠定了我国的大国地位,显示了中华民族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和坚定决心。

 

那是一个一穷二白、艰苦奋斗的时代。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人民享受着国家独立、民族解放的喜悦,但同时也经受着物质匮乏、生活困难的煎熬,那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年代。“一穷”是经济不发达,“二白”是文化、科技落后。穷是因为我们的工业基础差、底子薄,正如毛泽东所讲,“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制造。”此外,我们的农业也不发达,再加上自然灾害等原因,粮食供应不足,地瓜成为当时餐桌上的主打食品,玉米等粗粮也只是每个家庭主要劳力的主食,至于大米、白面等,更是在年节的时候才能打打牙祭。1959年至1961年,三年困难时期,饥饿威胁到每一个人。在罗布泊,在青海高原,在巴丹吉林沙漠,即使是参加原子弹、导弹研制的人员,也只能把榆树皮、芨芨草和骆驼草籽当作口粮。

然而困难中的中国人在干什么呢?就如我们今天的另一位主人公沈秀芹常说的:“为创社会主义大业,就是要吃大苦、拼命干!”

我们现在置身成山林场,这里的荫荫林海,曾是风沙肆虐之地,每当北风咆哮之时,便“只见风沙不见天”。因为风沙,粮食颗粒无收;因为风沙,百姓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因为风沙,“九庄十八疃”都消失在沙砾之下。一位林场老人回忆,当年他们挖开沙子栽树时,经常会挖到诸如碓臼、石碾之类的人类生活遗迹。正是因为饱受风沙之害,一个又一个的“沈秀芹”才立志要改造荒滩,最终栽起了这万亩黑松林,治服了漫漫黄沙,为我们今天留下了生存的空间。

然而,守护好这一绿色屏障并不容易。夏天,松树生松毛虫必须打药灭虫。因为没有喷药机器,必须靠人力来完成这工作。当时流行着这样一句话:“三日肩、五日腿”,就是说,背着七八十斤的铜制喷雾器磨了三天,肩膀慢慢的适应了就不疼了,身负重压走了五天,腿才不疼,可见其艰辛。

如果说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让打药灭虫的工作显得困难,那缺少树木的管理经验,就使得这项工作难上加难。当时,林场的松林成活之后,大家并不知道还可以修剪枝叶,完全是任由松树的枝条自由生长,这就使人在松林中自由行走变得异常困难,有时甚至需要人趴到树底下才能完成一棵树的喷药任务。夏日骄阳似火,松林里密不透风,沈秀芹湿漉漉的衣服上已经很难分出那到底是汗水还是农药水,而这样的情况在日复一日的打药工作中每天都要经历一次。此外,因为条件限制,喷洒农药几乎没有保护措施。沈秀芹除了要忍受身体的疼痛,还要习惯农药刺鼻的气味。如果我们没有干过这样的农活,也很难想像这个味道到底有多厉害。

在这里分享一个小故事。林场有位老场长,为了方便晚上巡林,养了五条大狼狗,它们是他的亲密伙伴。一天他清早踏着晨露去打药,回来时已经满天星斗。在他开门的一瞬间,五条狼狗却一跃而出,将他扑倒在地,就在狼狗张嘴要咬下去的瞬间,他大喊了一声,狗通过声音终于识别出了这是他们的主人,这才散开。就连嗅觉最灵敏的狗都无法嗅出其主人的味道,可见农药的味道有多大。

艰苦奋斗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感染着亿万国人。它不仅成为普通大众创社会主义大业的精神支柱,在国家上层科技精英身上也体现得淋漓尽致。“两弹”研制基地位于海拔3800多米的高原地区,气候变化无常,冬季寒气逼人,经常飞沙走石,最低温度零下40多度。一年中有八九个月要穿棉衣。试验现场寂寞荒凉,寸草不生……高原作业,不少科研人员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高原浮肿反应。因为工作的特殊性,郭永怀必须经常奔波于北京和青海之间,这样就更加重了高原反应复发的频率。但是当时已经年过半百的郭永怀硬是与年轻的科研人员一起,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经常在试验现场风餐露宿,实在支撑不下去了,才钻进帐篷恢复一下体力。他们在这个不为人知的险恶环境中奋战着,在绝境中固守信念,开辟新路,闯过了一道又一道难关。在国家三年困难时期,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他从不搞一点特殊,和全国人民一道勒紧腰带过日子,而且还要节省了再节省,挤出一点是一点,以微薄的节余资助家乡当年曾经帮助过他的父老乡亲。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我们的科学巨匠和全国人民一道,同甘共苦,努力奋斗,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人间奇迹。

    

    那是一个激情燃烧、无私奉献的时代。

上世纪60年代,虽然大家的物质家园一贫如洗,但是人们的精神世界却是富丽堂皇。那是一个为信仰而生、为理想而活的年代,那也是一个英雄辈出,崇尚英雄的时代。在主流价值观和英雄人物的引领下,人们纷纷效仿英雄模范,为大我而舍小我。1970年以前出生的人们现在应该都还记得,他们小时候不断出现新的英雄人物,欧阳海、王杰、草原英雄小姐妹……每一个英雄的出现,大家都会很认真地学习、效法,那一代人是追随着一个个英雄的脚印成长的。“雷锋精神”“铁人精神”“县委书记的好榜样”……在那个年代,留给了中华大地永恒的精神坐标。精神的信仰、生命的追求,虽然使许多英雄将生命定格于英年。然而,他们用短暂的生命,诠释了共同的人生信念——“自己活着是为了使别人更美好!”

    我们从沈秀芹的日记中可以看到,她在为人处事上就是自觉以雷锋为榜样,值得她学习的就有25位英雄人物。在工作上那就是克已奉公,一点污点都没有。在精神生活上纯洁又纯洁,达到了至高的境界。她自己把自己设定为: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普通人那些私心杂念在她这没有。

不但沈秀芹如此。听党的话、跟党走,建设国家,没有私心,就是那一时代的人的集体特征,是他们普遍认可和遵循的行为规范。我们眼前这万亩松林是怎么形成的?就是那一代人无私奉献的结晶。

一说到栽树,大家可能会想,栽树有什么难的?的确,如果是在肥田沃土这并不困难,但是在这挖地三尺都见不到一点泥土的地方,要栽活一棵树、一片树、上万亩树呢?林场一位老场长至今还记得,当时他还在上中学,公社一声令下,全社所有村庄,男女老少齐上阵,积极参与植树造林,最近的村距林场也有十多里。林场没有那么多的工具,群众从家带来;没有泥土,群众从家背来;没有淡水,群众从家挑来。老人们拿不动太重的东西,就用褡裢背着泥土赶来(今天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什么是“褡裢”,就是一种可以搭在肩上,中间开口而两端装东西的布制口袋)。大家在技术员划定的位置,先在沙滩挖坑,然后将带来的泥土混合部分沙子填进坑中,栽下树苗,再用自带的水浇灌。即使这样,每年的栽植成活率仍不足10%。于是,人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真的不敢想像,如果没有那时人们的无私奉献,今天的千里海岸线上,是否仍是黄沙世界?因此,我要说:他们看似平凡,却胜似英雄!

沈秀芹作为这众多“英雄”中的一员,她的一生将无私奉献化为自觉行动:她宁肯自己挨冻,也要让别人穿暖,宁肯自己挨饿,也要让别人吃饱。她把自家的虾肥送给生产队追喂地瓜;她每天清晨都要为五保户胡大娘挑水;她掏出身上所有钱送给常年有病的贫农胡宝琛买药;她发现村民许崇胜的棉袄太薄,就揭下自己被子上的一层棉花添进去。她清清白白做人,不沾集体一分一毫,生病发烧不吃集体几分钱的萝卜、开会步行不花公家几毛钱的车票、冬天烧炕不用林场几块钱的松毛。

虽然在一些人眼里,沈秀芹就是一个傻气十足的“傻闺女”。但是她的一举一动,体现的是那个年代共产党人克己奉公、无私奉献的共同精神特质。他们就是为了国家、集体和人民的利益,甘愿献了青春献终身,舍弃小我,成就大我。

郭永怀教授的学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涵信将军提起恩师,感慨万千:“我永远忘不了的是那台手摇计算机,那是郭老的心爱之物,但为了大家方便,他从自己家中搬到了所里……”

其实,我更忘不了在郭永怀纪念馆中看到的那幅照片——妻子李佩在一边指导女儿郭芹弹琴,郭永怀悠闲地坐在她们身后的沙发上……如今,斯人已去。可是,我们分明知道,他本来可以有一个多么富足、幸福和快乐的家庭呀!他所付出的,岂止是某物某事,而是他的一生所有。展厅中展现出来的成果越多,我们就越发感到郭永怀为了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所付出的太多,我们就越发感到作为后来者的我们仰赖于先辈余荫太多!

有一个俗语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正是因为沈秀芹她们,我们才有了现在的这片生存空间;正是因为郭永怀他们,我国才有了现在的大国地位。在建国后的29年中,我们在经济、政治、文化等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为我们今天的发展提供了制度基础和政治前提,为民族的振兴提供了武装基础、宝贵经验和理论准备。今天,我们在此追怀两位烈士和一个时代,感受那个时代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以身许国的精神魅力。我想,今天我们不可能去完全效仿那个时代人们的做法,但他们的精神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所缺失和急需的。那么,要怎样来看待郭永怀和沈秀芹生活的那个时代,怎样看待那个时代给我们的思考和启示呢?

 

牢固树立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情怀。

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是那个年代我们攻坚克难、夺取社会主义建设胜利的信仰之光和精神灯塔。“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实现民族复兴的今天,我们依然要牢固树立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爱国情怀,正如习总书记所讲,国家好、民族好,大家才能好。只有国家强大了,个人才有尊严。在个人价值凸显的今天,我们必须把个人价值和国家利益、个人选择与祖国需要、民族振兴和人民幸福结合起来,增强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敢于奉献,勇于担当。在关键时刻,为了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

 

时刻坚守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是我们党的光荣传统,是我们党同人民群众密切联系的重要法宝,也是一个干部必须必须具备的政治素质。建国初期,我们依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建立起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成功研制“两弹一星”,成为世界上有影响力和重要地位的大国。今天我们尽管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没有变,作为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所以,我们不能把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仅仅看做是革命年代和物质匮乏时期的生存手段,而要赋予新的时代内涵。它既是一种勤俭节约的生活作风,更是一种勇于干事创业、一心求发展的工作作风及迎难而上、勇于拼搏、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风貌。实现“两个百年”奋斗目标和伟大复兴中国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必须永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政治本色。

 

发扬光大克己奉公、舍己为人的集体主义精神。

社会主义建设的那段岁月,是一个精神至上、信仰立国的时代。几乎人人都把“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当作座右铭。正是那一代人克己奉公、舍己为人的集体主义精神,才共同铸造了坚实的社会主义基业。我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的今天,物质文明发展了,要尊重个人利益,但我们不能无视信仰,抛弃理想,拒绝友爱,不讲道德。没有了精神纽带,我们的国家就只能成为一个不堪一击的物质空壳。所以,在当今时代,集体主义永不过时,我们要把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结合起来,自觉做到克己奉公、舍己为人,全心全意为人民,忠诚于党和人民的伟大事业。唯有如此,我们才能赢得人民,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历史征程中,才能铿锵前行。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